<noframes id="lh3f1">
<menuitem id="lh3f1"><dl id="lh3f1"></dl></menuitem>
<video id="lh3f1"><progress id="lh3f1"><menuitem id="lh3f1"></menuitem></progress></video>
<th id="lh3f1"></th>
<address id="lh3f1"><address id="lh3f1"><progress id="lh3f1"></progress></address></address><address id="lh3f1"><listing id="lh3f1"></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h3f1"></address><thead id="lh3f1"><th id="lh3f1"></th></thead>
<noframes id="lh3f1">
<span id="lh3f1"><thead id="lh3f1"><i id="lh3f1"></i></thead></span>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APP客戶端 數字報
政策圖解| @安網| 安徽應急與安全| 福建應急與安全| 甘肅應急與安全| 陜西應急與安全|河南應急與安全|山東應急與安全

酒后垂釣不幸溺亡,飯店是否應承擔責任?

中國應急管理報 2021-05-17 10:50:01

■羅莎莎

沈某在其他地方飲酒后,來到某飯店的魚塘中釣魚,結果不幸溺亡,該飯店是否應為此承擔賠償責任?近日,江蘇省鎮江市丹徒區人民法院審理了這樣一起案件,認為飯店對顧客的先行行為不具有保障義務,駁回了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案情

2019年10月,沈某在鎮江某地的南鄉菜館預定了一桌晚飯。10月23日,沈某在朋友處吃飯并飲酒。當天14時許,沈某來到南鄉菜館提前安排晚飯相關事宜。等待中的沈某想去菜館魚塘釣魚,便詢問經營者殷某有無魚竿。盡管南鄉菜館不含垂釣項目,但殷某仍向沈某提供了魚竿和面粉。隨后沈某便自行在該魚塘釣魚,后因無法與沈某取得聯系,眾人報警。當專業人員將沈某從魚塘中打撈上來時,沈某已死亡。

判決

沈某的近親屬卞某、沈小某將南鄉菜館訴至法院,認為其未保障消費者的人身安全,要求南鄉菜館對沈某死亡承擔20%的賠償責任,計21萬余元。

丹徒法院經審理認為,沈某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預見酒后釣魚行為的危險性。同時,案涉魚塘并非經營性的釣魚場,沈某在該魚塘里釣魚,飯店并未收取相應費用,亦沒有義務設專人值守保障其人身安全。另外,沈某此前并非在南鄉菜館處飲酒,南鄉菜館對其先行行為也不具有保障義務?,F卞某、沈小某主張南鄉菜館作為經營者承擔賠償責任,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故對卞某、沈小某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卞某、沈小某不服提起上訴,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表示,在涉及“安全保障義務”糾紛的處理中,容易出現同情弱者的傾向。盡管相關法律規定餐飲服務的經營者對在其經營場所內的顧客應盡安全注意義務,但對該安全注意義務不應過分苛求,其評判標準應當以有正常民事行為能力的人在該場所不致受到侵害為準。本案中,沈某作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成年人,對于自身抉擇帶來的可預見風險,應當自行承擔后果。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中國應急管理報新媒體中心維護,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7986113

關于我們 | 投稿郵箱 | 版權聲明 | 訂閱指南 | 網站導航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京ICP備06009719號-3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7833號

工口H无翼乌全彩之不知火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