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lh3f1">
<menuitem id="lh3f1"><dl id="lh3f1"></dl></menuitem>
<video id="lh3f1"><progress id="lh3f1"><menuitem id="lh3f1"></menuitem></progress></video>
<th id="lh3f1"></th>
<address id="lh3f1"><address id="lh3f1"><progress id="lh3f1"></progress></address></address><address id="lh3f1"><listing id="lh3f1"></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h3f1"></address><thead id="lh3f1"><th id="lh3f1"></th></thead>
<noframes id="lh3f1">
<span id="lh3f1"><thead id="lh3f1"><i id="lh3f1"></i></thead></span>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APP客戶端 數字報
政策圖解| @安網| 安徽應急與安全| 福建應急與安全| 甘肅應急與安全| 陜西應急與安全|河南應急與安全|山東應急與安全

一份份虛假報告是如何炮制的?

——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違法違規情況解析

中國應急管理報 ■袁楊彬 蔡清玄 馮小軍 徐曉剛 聞楊 2021-07-08 10:46:34


核心提示

一個評價項目從現場勘驗、材料收集、隱患整改核查到組織評審等,如果用本地評價資源赴外地開展業務,從業務成本到利用當地資源都無法與當地同行平等競爭。為追逐更多利潤,一些“重經濟效益、輕社會責任”的無良機構和投機商,很少派遣或不派遣屬地人力資源赴外地開展業務,往往以開設辦事處或開分公司的形式在各省份拓展業務,尋找代理人。由于分公司不具備資質和硬件條件,其形式上使用總公司的資質和安全評價師,找幾個人甚至其中連一名安全評價師都沒有,就能開一家分公司,運營成本極低,原先被淘汰的一些中小機構出于生存需要,也甘愿充當這些公司的代理人。這些分公司規模普遍較小、專業技術實力較弱,缺乏專業人才;總公司對分公司不會投入充足的人力、財力、物力,只收費、不管理或少管理。由于缺乏實力和管理,這些分公司便淪為出具虛假或者嚴重失實評價報告的“溫床”。

2019年,應急管理部依據《國務院關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對安評行業作出重大改革,合并安全評價機構甲級、乙級資質,從固定資產、專家數量、專業類別、技術職稱等“硬指標”入手,全面抬高準入門檻。在這樣的背景下,大量中小規模的安全評價機構受限于人才、資金、技術等現實困境,有的被淘汰出局,有的改頭換面成為大機構的分公司。

從市場情況看,一個評價項目從現場勘驗、材料收集、隱患整改核查到組織評審等,如果用本地評價資源赴外地開展業務,從業務成本到利用當地資源都無法與當地同行平等競爭。為追逐更多利潤,一些“重經濟效益、輕社會責任”的無良機構和投機商,很少派遣或不派遣屬地人力資源赴外地開展業務,往往以開設辦事處或開分公司的形式在各省份拓展業務,尋找代理人。由于分公司不具備資質和硬件條件,其形式上使用總公司的資質和安全評價師,找幾個人甚至其中連一名安全評價師都沒有,就能開一家分公司,運營成本極低,原先被淘汰的一些中小機構出于生存需要,也甘愿充當這些公司的代理人。

這些分公司規模普遍較小、專業技術實力較弱,缺乏專業人才;總公司對分公司不會投入充足的人力、財力、物力,只收費、不管理或少管理。由于缺乏實力和管理,這些分公司便淪為出具虛假或者嚴重失實評價報告的“溫床”。

筆者以因造假問題被國務院安委辦暗訪組點明的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為例,并結合調查情況,對其違法行為進行剖析。

一、偷梁換柱

今年4月,南京市應急管理局執法人員在對江蘇中邦制藥有限公司進行執法檢查時發現,該公司庫房存在酸性物質和堿性物質混存情況,腐蝕性物質甲類混存,同時庫房只有160平方米,儲存數量也不符合國家危險化品儲存規范要求。根據《化工和危險化學品生產經營單位重大生產安全事故隱患判定標準(試行)》第二十條標準,此處應被認定為重大事故隱患,而該公司安全評價報告中,卻將此情況判定為“符合要求”。

經查,為該公司出具安全評價報告的單位是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開展評價服務的是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以下簡稱南京分公司)人員。該報告評價人員簽字頁顯示,項目組成員只有4人,項目負責人朱某僅具備三級安全評價師資格證,其中兩人簽名并非親筆簽名,而是通過軟件PS上去的。

經查,南京分公司于2019年12月成立,負責人王某某為二級安全評價師,在安評行業從業多年,在當地也有一定人脈資源,由于缺乏取得評價公司資質的實力,在2019年與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達成協議,由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授權王某某在南京設立南京分公司,雙方協議約定:南京分公司可以用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現有資質承接項目,開展評價服務,條件是南京分公司中需有3名安全評價師掛證在總公司(其中至少有一名為二級安全評價師),同時每年向總公司一次性繳納管理費20萬元,其他項目自負盈虧。南京分公司僅有3名掛證人員,卻在南京和其他具備評價資質的機構一樣,從事安全評價業務。南京分公司出具的安全評估報告存在諸如法規標準引用錯誤、關鍵危險有害因素漏項、重大危險源辨識錯誤等重大疏漏。截至今年4月,南京分公司以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名義已出具安全評價報告24份。

從此案不難看出,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試圖通過依法設立南京分公司的形式,偷梁換柱,為不符合要求的評價報告披上合法的外衣。

二、借尸還魂

今年6月11日,南京市應急管理局執法人員對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溧水分公司(以下簡稱溧水分公司)進行執法檢查發現,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于去年7月28日和江蘇寧晶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某某簽訂了《分公司設立、運營協議》,委托徐某某成立溧水分公司,并以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資質承接開展安全評價業務,分公司第一年需向總公司支付8萬元、第二年支付10萬元。支付了5萬元保證金后,溧水分公司獲得了一枚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的報告專用章。

經查,徐某某在南京成立溧水分公司后,以溧水分公司和江蘇寧晶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義與企業簽訂評價協議,截至去年底共出具安全評價報告17份。上述報告均由江蘇寧晶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沒有評價資質的人員編寫,報告評價人員簽字頁上評價人員均未到場參加評價,所有簽名均非評價人員親筆簽名,而是由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影印件。所有報告沒有過程控制文件和視頻影像文件,沒有進行網上公示。

由此可見,江蘇寧晶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以溧水分公司之名,行掛靠之實,與借尸還魂無異。

三、瞞天過海

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顯示其經營范圍為:安全技術咨詢服務,信息咨詢服務,其在全國各地設有48家分公司,在南京除了設立南京分公司和溧水分公司外,還設有兩家分公司,一家是注冊于南京市江寧區的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江蘇第一分公司,另一家是注冊于南京市鼓樓區的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江蘇第二分公司。

執法人員檢查發現,這兩家分公司已經人去樓空。經查,未發現上述兩家分公司在南京開展過評價業務,但相關信息顯示這兩家分公司在蘇州、無錫、鹽城、連云港、淮安、興化、寧波、贛州等地留下大量的評價報告。

據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甲交代,江蘇第一分公司的報告專用章是18號章、江蘇第二分公司是17號章,其中江蘇第一分公司有2名安全評價師,江蘇第二分公司則沒有。安全評價機構連一名安全評價師都沒有,是怎么開展評價活動的,其安評報告可信嗎?知情人員介紹,這兩家分公司平時業務主要是為那些不具備評價資質機構出具的安評報告上,提供資質證書影像件和蓋上各自報告專用章,收取5000元左右的用章費用。執法人員查獲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蘇北公司在南京市高淳區作出的6份評價報告也存在類似情況。

四、渾水摸魚

今年6月3日,《中國應急管理報》刊發的《“李鬼”安全評價機構現形記》,曝光了內蒙古信如安全技術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管理混亂,3名業務員涉嫌偽造公章,各自為政,制造假安全評價報告的情況。

類似的情形在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也同樣存在。6月11日,執法人員對南京海拓復合材料有限責任公司進行執法檢查發現,其安全評價報告存在關鍵危險有害因素漏項,安全評估報告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報告結論定性嚴重偏離客觀實際。經調查,與南京海拓復合材料有限責任公司簽訂安全評價技術服務的是江蘇邦馳茂元技術科技有限公司一分公司(以下簡稱一分公司),去現場開展安全評價業務的評價人員是一分公司的安全評價師,最后收取評價費用的是江蘇邦馳茂元技術科技有限公司(具備安全評價資質)。

但令人震驚的是,一分公司出具的南京海拓復合材料有限責任公司安全評價報告,竟然用的是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的評價資質,蓋的也是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這枚公章經過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甲辨認,高度疑似假公章。一分公司參與評價的人員稱,2019年4月,一分公司承接業務后,進行了現場勘察,發現企業有硬傷隱患,整改難度極大,企業又不愿意大力整改,所以報告遲遲出不來。因企業多次催促,報告編制人員經技術負責人安排,將報告初稿轉給《“李鬼”安全評價機構現形記》一文中提到的趙某。經趙某運作,便有了江蘇邦馳茂元技術科技有限公司出具蓋著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公章的安全評價報告。

五、走為上

今年初,在全國開展安全評價機構執業行為專項整治來臨之際,在鐵腕治理安全評價機構弄虛作假的空前形勢下,長期以來劣跡斑斑的相關安全評價機構,終于感覺到弄虛作假的末日來臨,迅速撤離撤資安評行業,企圖銷聲匿跡,逃避制裁。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安全評價資質于今年3月22日正式注銷,全國各地48家分公司紛紛注銷,或脫身以逃或改換門庭。內蒙古信如安全技術有限公司在全國范圍內登記有10家分支機構,今年4月,在執法人員對其查處時,投資人迅速發生變更,案發后原有股東全部退出。該公司現任法定代表人李綱稱,其此前并不知曉涉嫌安評造假,不然不會接手公司,接手后已要求原法定代表人周洋等人把原分公司全部注銷。寧夏智誠安環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在案發后迅速注銷安評資質,已徹底退出南京市場,現已無人員在南京市常駐辦公。

(作者單位:江蘇省南京市應急管理局)

幾點思考

一是像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這樣的安全評價機構,不光南京有,全國還有不少,除了《“李鬼”安全評價機構現形記》中提到的內蒙古信如安全技術有限公司和寧夏智誠安環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外,執法人員還查到遼寧崢嶸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和沈陽長豐建設評價有限公司同樣存在這些問題。所以,如何規范安全評價機構跨地區開展業務,是擺在監管部門面前首要解決的問題。

二是內蒙古興安泰安全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安全評價資質已停止,其在全國各地設立的分公司已紛紛注銷,但其給安評行業帶來的負面影響依然存在,如何消除這些影響,是擺在監管部門面前不容回避的問題。

三是筑牢安全底線是每個“安評人”和安全評價機構管理者的底線。如何鐵腕治理安全評價機構弄虛作假行為,構建長效管理機制,是擺在監管部門面前的現實問題。一方面,要嚴格要求安全評價機構從業人員遵守職業道德,遵守法律、法規和標準,嚴厲打擊造假機構和人員;另一方面,應及時對有關安全評價的國家法律法規條文和標準進行更新并完善。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其他 @安網 內容

中國應急管理報新媒體中心維護,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7986113

關于我們 | 投稿郵箱 | 版權聲明 | 訂閱指南 | 網站導航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京ICP備06009719號-3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7833號

工口H无翼乌全彩之不知火舞